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怀柔区委 | 怀柔区人大 | 怀柔区政府 | 怀柔区政协

天气预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党史之窗  > 党史人物  > 详细信息

长城脚下 抗日堡垒户——记曹进祥及家人抗战事迹

本站发表时间:[2017年04月07日]来源:区党史办

  【人物小传】

  

   

  曹进祥 (1922—1989)北京北京赛车交流平台怀柔区渤海镇北沟村人。1938年6月投身革命,参加了抗日救国会,担任武装委员;1940年任村抗联会村长;1945年8月成为北沟村第一个中共党员;后历任村长、农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等职。

  【史迹寻踪】

  曹进祥一家祖祖辈辈生活在慕田峪长城脚下的北沟村。抗战时期饱尝日军残害之苦的曹进祥一家积极支持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军,成为当地的抗日堡垒户。在曹进祥的教育和影响下母亲孙文兰、妻子于桂兰,为八路军做军衣、军鞋,护理伤病员,掩护革命干部,做出了突出贡献。曹进祥被人们赞为铁骨硬汉,其母孙文兰被称为“革命好妈妈”。

  【英雄故事】

  

  精心护理伤病员

    

  1938年6月,沙峪战斗中,部分负伤的战士送到北沟村。曹进祥带领全家主动把最大的一间屋子腾出来,接待八路军伤员。全家人烧水做饭,细心地擦洗伤口,不厌其烦地为重伤员喂水喂饭、接屎接尿,日夜操劳,精心照料,直到部队将伤员转移。临别时,伤员对进祥全家无微不至地关怀,感动得热泪盈眶。自此之后,曹进祥家成了八路军伤病员的“休养所”,八路军工作人员的堡垒户。

   

   

  1940年秋天,一位头部受了重伤的青年战士抬进曹进祥家,部队卫生员只留下一点药,就匆忙随部队走了。进祥全家见这昏迷不醒的小伙子心急如焚,一会儿洗伤口,一会又擦药,一连好几天,这个战士仍然没有清醒,全家人整日整夜守护在身边,每天擦洗伤口、上药、喂水喂饭,过了十几天之后,战士才脱离了危险。此时,日伪军又来扫荡,曹进祥急忙送伤员到沟里的石洞,敌人在村里抄这个拿那个,胡翻乱抢,把二十几户的小村子折腾得乌烟瘴气,但这名受伤的战士避免了这场灾难。战士的伤情好转,要回部队时,流着泪水深情地说:“为了救我一个人,你们全家在这么长的日子熬夜受累,担惊受怕,你们真比我的亲人还亲,我永生难忘。”

  1942年4月12日,八路军十团三营九连在西栅子村遭到日伪军伏击后,部分伤员送到曹进祥家。这时长城以北地区大批房屋已被敌人烧毁,敌人三天两头出来“讨伐”、搜捕八路军和地方工作人员,处境非常严峻。曹进祥考虑到伤员住在家里实在有危险,当即决定将伤员转移到沟里自家羊圈的窝棚里。为照顾好伤员,曹进祥和家人每天往返为伤员送水送饭,曹进祥还把家里的羊宰了,给伤员改善伙食,补养身体。

  就这样,在长期而残酷的抗日斗争的艰难岁月中,曹进祥家接待护理一批又一批伤病员。由于家人的细心护理、关怀备至、严守秘密,在他家护理的伤病员全部安全归队或转移。

   

  机智勇敢掩护区县干部

    

  1942年4月下旬的一天,放哨的人气喘吁吁地向进祥家跑来。进祥母子俩觉出事情不好,焦急地叫醒住在家里的肖尊一(时任中共滦昌怀联合县县委委员,一、四、九中心区区委书记)。放哨的人惊慌地告诉老肖:“满洲军从山上下来了,赶快躲起来!”老肖翻身下炕,远见敌人已经从山上下来,正在犹豫之际,进祥母亲一手拿着镰刀,一手拿着草帽,从屋里出来,顺手把镰刀塞给他,又把草帽往他头上一扣,指着放在院子旁边的背筐说:“背上这个,快走!”老肖心领神会,背上筐,若无其事地走出院子,躲过敌人拐进山沟,安全脱险。老肖最危险的一次是在这年7月份的一天。那天进祥和母亲在院子发现了快要进村的敌人,急忙走进南屋告诉肖尊一。老肖掏出手枪准备冲击出去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被大妈一把拉住,将他推进里套间屋,躺进席筒里。大妈叫来进祥媳妇桂兰,娘俩嘀咕了几句后又忙活了一阵子。敌人窜入曹家的院子,两个伪军刚要进南屋时,大妈从屋里迎了出来,拦住敌人,一板正经地说:“我儿媳妇才生孩子,女人做月子,外人是不能进的,这是忌讳,你们应该知道的!”伪军不相信,推开堵在门口的大妈,掀开门帘往里看,一盆红色污血水在地上放着,被子里躺着个女人。敌人看后,信以为真,懊恼地退了出去。原来那盆“血水”是大妈用红颜料泡成的。

  这以后,曹进祥家人又以同样的方法,再次骗过了敌人,掩护了区长卢化民。那天,卢化民区长住在进祥家,渤海所据点的满洲军大队人马向北沟村闯来。卢区长正准备向外跑时,曹进祥母亲把进祥的一套破衣服让他赶紧换上,指着牲口棚说:“赶着驴到沟下饮水去!”大妈又指着他手里的枪说:“快把那个给我,”大妈直奔房后,把枪放在土炕里,用一块石板压在上面盖上土,抱过一堆烂柴草放在上面。卢区长赶着毛驴,与敌人擦身而过。

     

铁骨硬汉曹进祥

     

  1942年10月底的一天傍晚,八路军十团政治部主任王波为恢复滦昌怀地区,带领连队辗转到了营北沟村和区长李方伶一起住在曹进祥家。第二天拂晓,部队出发途中,被驻渤海所满洲军三十四团包围。经过奋力突围,连队越过长城,但李方伶被敌人抓住了。敌人发觉这支八路军队伍是从北沟村出来,断定曹进祥了解情况,立即返回北沟村,抓捕了曹进祥。

  在敌团部里,团长刘书元正在审问头部受了伤的李方伶。曹进祥被押了进来。刘书元一脸杀气地注视着曹进祥,随后指着李方伶问:“认识他吗?”进祥坚定地说:“不认识。”刘书元恼羞成怒,奸笑着说:“哈,不认识,来人!”“给我剥了他的衣服狠狠地打!”竹鞭噼里啪啦抽在曹进祥的身上,皮肉随着竹批儿一缕缕的掠了下来。刘书元带着奸笑问:“这会儿,你该认识了吧。”血肉淋漓的曹进祥,咬紧牙关,斩钉截铁回答:“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打死我也是不认识!?”气急败坏的刘书元吼道:“好,再让他尝尝三鲜汤!”曹进祥被按倒在地,狠毒的敌人用竹板把他嘴给撬开,辣椒、煤油和水兑成的所谓“三鲜汤”一连灌了三大口,顿时曹进祥就昏了过去。敌人又提来凉水把他浇醒。刘书元继续追问:“你到底认识不认识他?”曹进祥仍果断地回答:“我不说了吗,不认识。”刘书元无奈,又换了口气,问起村里的情况:“谁是你们村的村长?”“是我。”“农会主任呢?”“是我。”“治安员是谁?”“是我。”气得刘书元火冒三丈,高声吼道:“怎么你们的干部都是你?”。“别人都不愿意干,我只好就都当了。”敌人审问,用刑,没有得到任何情况,就把曹进祥关进了水牢。

  1943年11月底的一个夜间,苇店村将一批军鞋送到北沟村,曹进祥一个人迅速背进山沟坚壁妥当。苇店村在送军鞋的途中,被汉奸发现,驻渤海所的满洲军三十五团二营营长赵海臣在汉奸带领下,包围了营北沟村抓住曹进祥。

  敌人令汉奸亲自出面,逼迫曹进祥交出军鞋。汉奸直截了当地问:“苇店送来的三驮军鞋放在哪儿啦?”曹进祥不慌不忙地说:“鞋送到这儿没耽搁就驮走啦,这你是知道的,你以前也来过这儿,你在这儿的时候,不也常是这样吗?”汉奸被噎得哑口无言。接着又问道:“县长肖尊一、区长卢化民他们在哪儿?”曹进祥蔑视地看了他一眼说:“这你比我还清楚,他们也有腿,哪儿都去。”心狠手毒的赵海臣火冒三丈,即刻命手下人对曹进祥施暴行,严刑拷打,但他一口咬定“不知道”。

  

   

  敌人无可奈何,押着曹进祥回渤海所据点,对曹进祥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曹进祥昏了过去,身体瘫软地倒在了地上,敌人又用冷水猛地泼在曹进祥的头部,他慢慢地苏醒过来后,仍然坚持“不知道,叫我说什么。”赵海臣命剥去曹进祥的上衣,用子弹头在他的肋骨上来回划,疼得他豆粒大的汗珠从头上往下落。狠毒如蝎的敌人更阴险地用弹头插进他骨缝中,曹进祥再次昏了过去,敌人再次泼冷水,整整折磨了一整天。第二天早晨,敌人让曹进祥带路寻找肖尊一等县区干部,曹进祥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翻山越岭,绕过长城,迷惑敌人,使敌人心灰意冷,一无所得。

  在整个抗战时期,曹进祥一家精心护理八路军伤病员,机智勇敢掩护区县干部和工作人员,做出了突出贡献。1951年秋,一面由毛泽东主席亲笔签名的“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关荣”的镜匾和一枚纪念章,送到曹进祥家中。

  

   

责任编辑:王晓燕

北京赛车交流平台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5003873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联系我们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