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怀柔区委 | 怀柔区人大 | 怀柔区政府 | 怀柔区政协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党史之窗  > 党史人物  > 详细信息

坚持在怀柔抗日作战的优秀指战员之一——记八路军老十团第一任团长白乙化

本站发表时间:[2015年10月08日]来源:党史办

  

  白乙化(1911—1941),辽宁省辽阳县人,曾入辽阳中学读书。1928年,日寇加紧入侵东北,白乙化立志抗日,决然退学入东北军校教导队,毕业后又进讲武堂。1929年考入北平中国大学预科,此时白乙化读了不少马克思著作,对中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有了认识并参加革命活动。经过党的培养教育和斗争考验,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寇公然侵占东北,白乙化投笔从戎,回到东北家乡,组织青年义勇军,高举抗日大旗转战辽西、热河。东北沦陷,白乙化考入中国大学政治系,从事学生救亡运动。1937年8月,遵党指示领导绥西垦民暴动,组织抗日先锋队,抵赴抗日前线。

  1940年1月,奉命组建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热察挺进军第十团,任该团首任团长。同年4月率领该团进入平北暨怀柔地区。凭着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在极其险恶的政治环境和十分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勇敢顽强地肩扛着抗日大旗,驰骋平北,骁勇善战,他一面指挥武装战斗,打击消灭日伪军,一面着手地方建党建政,一个个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起来了,抗日政权组织建立起来了,迅速打开了平北暨怀柔的抗日斗争局面,十团像一把尖刀狠狠地插入敌人咽喉,给敌人造成极大威胁。

  1940年9月,为了配合晋察冀军区和八路军前方总部开展的“百团大战”,百团大战的中心任务是交通破击战,重点破坏正太铁路。根据中心任务要求,白乙化决定攻打怀柔火车站,以牵制敌人和破坏敌人的铁路交通和军火装备。经过侦察,十团得知怀柔火车站正存放一批军火。这批军火是运往前沿,准备进攻我根据地之用的。战斗之前,白乙化做足了文章,采取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的计策,先是在密云金笸箩打造声势,说有冀东的大部队在此区域经过,敌人得此消息,讯即调动部队前往阻挡。后又放出口风,十团主力要攻打密云石匣敌据点,火烧炮楼,于是敌人主力,又掉头赶往石匣,如此把敌人搞得东突西奔,疲于应对。趁此白乙化率领十团主力却悄悄地向南怀柔火车站方向集结。凌晨,部队从大水峪出发,天蒙蒙亮抵火车站以北于家坟,就地隐蔽,封锁情况,指战员在大坟圈忍住蚊虫叮咬,静候进攻的命令。当天云一会阴一会晴,傍晚天阴得比锅底还黑,像要下雨,入夜十时战斗打响,此时天一下放晴了,天公作美,战士们愈发斗志昂扬。怀柔火车站内也做好了准备,原来十团九连指导员李凡(北京人),李和火车站一个扳道叉的工人是姑表兄弟,李打进火车站,摸清了情况,当此时,李的姑表哥正好闹胃病在家休养。李凡摸进车站,帮忙扳道叉,把一列列装载军火的车皮扳到了一起。战斗打响后,装满军火的列车和两旁卸载堆放的武器、弹药、装备便开始了连环爆炸。此时,车站守备队山本队长在军妓处吃喝玩乐后,回住处准备洗澡睡觉,只听外面枪声大作,爆炸连连,火光冲天,顿时乱了阵脚,拔腿往外就跑,刚一出门,被我战士机枪阻住逃路,慌不择路跳入粪地中,才免遭一死。

  攻打怀柔火车站,是白乙化率十团进入怀柔作战最有名的战斗之一,此战,十团孤军深入日伪统治的核心区域,风险之大,无异虎口拔牙。为了执行上级指示,配合百团大战,白乙化毅然决定,亲自谋划、组织并参加了此次战斗,并取得了重创日军交通运输线的重大胜利,出色地完成了百团大战制定的破击日军铁路交通任务。是战,战果意义重大,受到晋察冀军区的表扬,被授予奖旗一面。也因此战,十团在怀柔的名声愈响。怀柔火车站失利后,日伪军大为恼火,感到惊恐万状,不断痛呼:“延安的触角伸进了满洲国。”

  为了消灭十团,摧毁抗日根据地,日伪调集了4000余人,从1940年9月开始,对丰滦密进行连续78天的“大扫荡”,敌人来势汹汹,手段十分阴险毒辣。十团当时只有1000余人,敌人4倍于我。

  面对这种情况,敌强我弱,形势严峻。白乙化制定了:敌进我退,到外线打击敌人,开辟新区吸引敌人,保护内线根据地坚持斗争的谋略。白团长亲率主力一营跳出敌人包围圈,深入敌后,沿白河向北,再沿汤河上溯,途径汤河口、长哨营、遥岭、古洞沟、孙栅子;在汤河口沿白河西行,盘道沟、西帽山、大小黄木厂都是十团活动落脚点,在这些地区,培养了很多抗日骨干。再沿琉璃河上行,经西台子、辛营、三岔口、渤海所等,南征北战,东击西袭,寻机打击敌人,开辟工作。在78天的反扫荡中,白乙化以他那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创造出许多令人赞叹的出奇制胜的战例。巩固了根据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部队很好地解决了过冬棉衣问题。以往几次八路军挺进平北,没有站住脚,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注意解决部队过冬的棉衣。平北山高水多,冬季气候极为寒冷,常常大雪封路,滴水成冰,因此在怀柔流传着“树叶落,八路走”的说法。十团进入平北后,白乙化便着手解决棉衣问题,他派人到北平和其他敌占区买来棉花、布匹、针线,刚一入秋,便发动根据地的妇女昼夜赶制了棉衣。战士没有棉帽,白乙化通过地下工作人员从北平买来毡帽。冬天到了,部队穿上新的棉衣,戴上了暖和的毡帽。(当地人民群众都亲昵地称十团为“毡帽头部队”)一次白乙化穿着棉衣,戴着毡帽,站在队伍前,十分自豪地说:“棉衣我们穿上了!新式的钢盔(指毡帽)我们也戴上了,敌人‘大扫荡’赶不走我们,靠老天爷更休想把我们赶走”。

  白乙化经常教育干部战士要经受住革命的考验,他对战士讲“凡是革命需要的,我们就去干,要少说多做,做就做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革命就不能怜惜自己的生命,革命是我们的权利,流血牺牲是我们的义务!”

  1941年2月3日,日伪警备队王岳、刘向两个大队300多人,从汤河口、琉璃庙两地出发,向抗日根据地白河川二道沟子一带进犯,白乙化团长率部队从赶河厂出发,在密云鹿皮关迎敌作战,2月4日从凌晨到下午五点,鏖战一天,歼敌300人,俘虏7人,缴获枪支百余支。战斗取得完全胜利。但是值此胜利一刻,白团长在降篷山挺胸大喊“王亢(一营营长)冲啊!”,竟遭躲在长城烽火台里残敌冷枪射击,不幸牺牲,年仅29岁。

  白乙化,性格豪爽,作风朴素,处事公正,待人亲切,热爱部队,热爱人民,由于他神出鬼没地打击日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得日伪军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在辽西、平西人民亲切地称白乙化为“小白龙”。白乙化 “小白龙”,与怀柔有着不解的地域之缘。白乙化率十团进入平北,在云蒙山下、白河岸边,甫一落脚,始终在白河上下驰骋转战,1940年8月发给肖克将军战斗总结电报的手稿中,他写有:后山铺、遥岭、长哨营、古洞沟、大水峪、三岔口、西台子、渤海所、上台子、龙潭庙、孙栅子、大栅子等多处村名,上述村庄,包括怀柔北部大部分区域,这些地方均居白河水系流域。白河流经怀柔段有51.7公里,即有“百”里之长,汇入的主要河流有天河、菜食河、汤河、琉璃河。白河成为怀柔北部的生命之河。早年白河区域民间一直流传着“小白龙”的神话传说,“小白龙”为东海龙王之子,因同情民间疾苦,为造福生灵,来到这里,千百年来,调理风雨,润泽众生,“小白龙”只不过是寄托着老百姓美好期盼。而人间的“小白龙”真的来了,白乙化率领十团打鬼子、惩汉奸,使老百姓负遭日伪军的凌辱与涂炭;访贫问苦,温暖人心;宣传革命道理,建立民主政权,树立基本群众优势,主持公道,匡扶正义;推行减租减息,解决民生根本问题。官兵同甘共苦,军队纪律严明。共产党、八路军领导的白乙化十团,给老百姓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福祉。特别是他那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更是令人神奇,行军摆阵,忽南忽北,瞬机变幻,有如龙腾云雾、行风布雨,来去无踪,打得敌人昏头胀脑,叫苦不跌。白乙化,“小白龙”已经成为怀柔的一个传奇,甚至还有几分神化。在宝山地区至今还记得当时流传的这样一个故事。一次,日本兵进山搜剿,路遇一个砍柴的小女孩,鬼子兽性大发,哇啦啦向小姑娘扑去,小姑娘急中生智,高喊一声:“小白龙来了!”鬼子听到“小白龙”吓得魂飞魄散,扔下小姑娘落荒逃窜。“小白龙”这个名字竟成了当地老百姓的护身符。天上的神话传说和现实中十分具像的抗日英雄,两相叠加,更加丰富了具有怀柔地域特色的“小白龙”光辉形象。“小白龙”白乙化在怀柔越说越神,成为抗日时期广为传播的一段佳话。每当老百姓称赞白乙化时,他总是反复解释:没什么神仙,也没什么灵异,是共产党领导我们人民抗日救国,等赶走日本鬼子,推翻剥削制度,老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白团长的言行,为老百姓在懵懂的世界里打开了一扇亮窗,长夜待晓的时刻来到了!

  白乙化牺牲后,1944年5月,丰滦密联合县立碑纪念,碑的正面刻有“民族英雄”四个大字,此碑保存在首都博物馆。1949年全国解放后,在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里也为白乙化烈士建碑一座。1985年密云县政府在石城河北村建成白乙化烈士纪念碑园,供人们追思凭吊。

  怀柔人民永远怀念抗日英雄“小白龙”白乙化团长。

  责任编辑:王晓燕

北京赛车交流平台 版权所有  京ICP备 15003873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联系我们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